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狭路相逢
    餐厅的门被打开,眼前的是宛如地狱般的景象,到处都是刺目的殷红,浓郁到令人发指的血腥味随着空气的流动扑面而来,使得即使习惯了血腥与杀戮的萧雅都不禁微微皱眉。

     随着萧雅走进餐厅,地面汇聚的血液荡出一圈圈波纹,众多的残肢与血肉随处可见,地面上、椅子上、桌子上,几乎到处都是。而随着萧雅的脚步,萧雅的双手不由紧握成拳,甚至在餐厅最里面,靠近厨房的位置,萧雅发现了一具近乎完整的尸体。

     那是一具低着头半靠在墙角的女尸,长长的头发因为垂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能看到她尖尖的下巴。女子全身都是伤,胸腹部的一道尤为明显,那道伤疤几乎将她整个人开膛破肚。

     在看到女尸的第一眼,萧雅心中便有了猜想,而查看结果也果然不出萧雅的预料,在距离女尸不足一米的地方,一小团红白相间的物体静静躺在地上。

     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悲伤,也没有过多的去查看那一小团物体,萧雅将注意力转回到了女尸的身上。蹲下身的萧雅首先主意到的,便是女尸的表情。

     那是个三十出头的女子,左侧的脸上有着一道伤口,她大张着嘴,望向自己腹部的目光充满恐惧与绝望。而在女子的右手,萧雅发现了一枚崭新的戒指,戒指呈波浪形,中间的位置刻着一颗爱心,以及字母L。

     当萧雅结束查看与玄翼一同走出餐厅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先前那个闹的很凶的男子此刻已经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地上,身旁的一位列车警还在不断劝说着。而在萧雅即将路过那名男子之时,萧雅无意中的一瞟使得她停住了脚步。

     “我可以和你谈谈吗?”站在男子面前,萧雅尽量让自己显得温柔些。

     萧雅的话并没有引起地上男子的反应,或者说此刻的男子根本不想理会任何人。但萧雅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继续道。“我或许可能知道关于你妻子的事情。”

     “唰”

     不再如同先前那般毫无反应,这次萧雅话音刚落,原本坐在地上无精打采的男子便瞬间弹了起来,激动的一把抓住了萧雅。“我太太是不是出事?她是不是在里面?她是不是已经死了?孩子呢?孩子呢?是不是也死了?”

     男子的反应惊到身边的列车警与玄翼,生怕男子伤到萧雅的两人连忙前来制止,不过萧雅却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只是望着男子道。“我们去别处谈吧。”

     许是感受到了萧雅的温柔,又许想通了什么,男子松开了抓着萧雅的手,点头道好。随即萧雅与玄翼便带着男子回了他们的车厢。

     窗外的景色不断飞速而过,桌前的男子虽然已经在努力克制自己,但从他颤抖着的双手依旧看过看出他的紧张,先前劝慰的列车警也在一旁陪着。

     递了杯热水给男子,并在男子道过谢后萧雅才道。“先生贵姓?”

     “免贵姓苏,苏允良。”

     “不错的名字。”萧雅浅笑,苏允良也跟着淡笑了一下。

     “孙先生不知您太太叫什么?”见苏允良情绪好了些,萧雅便接着道。

     “我太太姓沈,叫沈柔,学珠宝设计的。”说到自己的太太,苏允良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担忧。

     “那您手上的戒指是您太太设计的吗?”说话间萧雅看向了苏允良握着杯子的手。

     眼见萧雅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戒指上,苏允良伸手摸了摸手上的戒指,语气也透出甜蜜与幸福。“对,这是她为我们结婚六周年特别设计的。”

     “这个戒指有什么寓意吗?”

     “当然有,我们当初相识就是在海边,我在浅海区潜泳的时候不小心腿抽筋,是我太太恰巧在附近才救了我。”

     “美女救英雄。”萧雅笑着开了个玩笑。

     而此刻的苏允良随着与萧雅的聊天,心情也彻底放松了下来,甚至还开起了小玩笑。“谁说不是呢?或许这就是缘分吧,缘分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的确。”萧雅笑着表示同意。“那您和您太太有孩子吗?”

     “以前没有,不过现在有了,再有不到一个月我太太就要生了,我们这次就是去C市就是准备生孩子的。”说到孩子时,苏允良的眼中满是幸福与期待。

     “为什么要去C市生而不在原来的城市?”对于苏允良说去C市生孩子的事,萧雅显得有些疑惑,毕竟因为科技的发展,华夏大地的医疗水平早已到达了非常高的水准,生孩子这种事在任何城市都跟治疗感冒一样简单。

     “家里的长辈们都在C市,我们夫妻二人是独自出来发展的,想回去生是因为想让家里的长辈帮忙照顾,毕竟长辈们比我们有经验。”

     萧雅不由恍然大悟,随即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您有您太太的照片吗?方便给我看一下吗?”

     听到萧雅的话,苏允良不由失笑。“这是当然,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看。”说话间,苏允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随后从里面翻出了一段视频,画面中的女子正是先前餐厅那具被开膛破肚的女尸。

     “您太太真漂亮。”看到了视频中的影像,萧雅赞叹了一句,随即道。“不过我可能帮不上您的忙了,我没有在餐厅中发现与您太太信息相符的女子,她可能根本就不在受害者之中。”

     “真的吗?可是她明明中午的时候跟我说要去餐厅的。”听到萧雅说餐厅没有符合沈柔的女子,苏允良立刻变得惊喜起来,但随即又她妻子不会骗人的表情。

     “可能您太太去了别处呢?现在的特快设施这么好,车厢这么多,可能您太太去了别处也不一定。”

     “那好吧,那我再去别处找找。”说话间,苏允良便有了离开的打算。

     不过就在苏允良快要走出房间的时候,萧雅忽然叫住了他,随即递给了苏允良一枚明显有些松动的戒指。“这是我在餐厅大门外面捡到的,我想应该是您太太的东西,大概是她在离开餐厅时遗落的。”

     看着手里松动的戒指,苏允良不由失笑,在轻呢了一声冒失鬼后,便随列车警一起告别了萧雅。

     “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始终坐在一旁的玄翼在苏允良离开后问起了萧雅。

     “你说为什么?”萧雅不答反问,而一旁的墨麟也跟着说了玄翼一句白痴。

     两人的话噎的玄翼一阵无语,在眨了几记下眼后,玄翼两首一摊。“好吧当我没问,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既然给我们下了战书,我们当然要接收。”说到妖物的事,萧雅眼中寒芒涌动,而一旁的墨麟也是眼眸微眯龇牙咧嘴。

     跟墨麟与玄翼讨论完了作战计划,玄翼便率先离开了房间,不久列车广播中便传来了列车长的声音。

     “各位旅客请注意,我是本次列车的列车长,现在有紧急情况通知大家,请各位旅客都呆在属于各自的车厢,或就近的车厢不要随意走动。锁好各个车厢大门,稍后不管发生什么事,请都不要随意打开车厢大门。在重复一遍……”

     列车的广播不断重复着列车长的话,房间里的萧雅与墨麟也都做起了战斗的准备,十分钟后,一身黑衣的萧雅打开了房门,随即迅速消失在车厢之内。

     西斜的夕阳即将坠落,红彤彤的挂在远处的天际,秋天的晚风吹过山岗与田野,吹拂在萧雅的身上。

     一身黑衣的萧雅站在列车的车顶之上,墨色的长发随风飘到,她握着一把银色长剑,眼神冷咧的注视着前方。

     “吼”

     “吼”

     “吼”

     一声兽吼突兀间自萧雅后方的车厢中传来,紧接着响起的,便是两外两道同样气势十足的吼声,只是最后一道略有气势罢了。

     “砰”

     一声好似什么东西爆炸般的声音,从刚刚发出兽吼的车厢传来,随后一连三道黑影便瞬间冲天而起。最先出现的是握着长枪的玄翼,紧接着是墨麟,最后则是一个长相奇特的生物。

     那是一个身高近五米,长着人首狼身,四肢被十二条蛛腿代替,靠近头部长着两只巨敖的奇特存在。

     “人狼蛛?”看到那药物的瞬间,萧雅便认出了这妖物的种类。

     “呵呵呵呵,想不到你们居然敢接受我的挑战,只是不知我是该说你们英勇无畏呢,还是说你们愚蠢至极。”人狼蛛说话的声音很嘶哑,宛如钢铁摩擦一般,但语气中的藐视却显而易见。

     “哼,杀了那么多人,难道还想逍遥法外吗?”一旁的玄翼长枪前指。

     “逍遥法外?那些人杀了又如何?他们不过是食物而已,能成为我的食物那是他们的荣幸。”对于玄翼的指控,人狼蛛显得颇为不屑,有的只是自以为是的高傲。

     而除了对萧雅好一些,对任任何人都冷冰冰的墨麟已经不屑与人狼蛛多费口舌,直接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便朝着人狼蛛扑了过去。而墨麟一动,与墨麟颇为默契的萧雅便也跟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