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有客来访
    时间如白驹过隙,当夜幕再一次笼罩大地之后,一个优雅的女子,领着一只黑色波斯猫走出了餐厅。

     “我们现在就过去?还是先去转转?”墨麟的声音在萧雅的心底响起。

     “先去转转吧,时间还没到。”同样在心底回了一句,萧雅走向自己停在路边的车。

     那是一辆银色的保时捷,一跳上自己的专属“王座”,墨麟的眼睛便瞬间眯了起来,舒服的蹭着那软绵绵的坐垫,不禁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猫啊?”听着墨麟发出的呼噜声,萧雅不由觉得好笑。

     不屑的对着萧雅冷哼了一声,墨麟重新傲娇的趴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墨麟的“王座”是一块没有一丝杂毛,通体雪白的“皮毛”,这“皮毛”并不是寻常的动物皮毛,而是由一种名为雪藓的妖物炼制而成。

     雪藓顾名思义就是一种类似于苔藓的东西,它通体雪白,身上的藓毛每三十年生长一寸。而在藓毛生长的同时,由于吸收日月精华,雪藓的藓毛也会变的越发柔顺光亮,像墨麟身下这块,便是一块百年雪藓。

     但由于雪藓不具备攻击性,且生长缓慢,所以雪藓是极为罕见的存在,尤其是这种百年雪藓,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墨麟身下这块便是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故而墨麟对其喜爱的不得了。

     开着车在城里转了一圈,又给墨麟买了些他爱吃的,萧雅把车停在了路边,抬手看了眼时间,转头道。“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咯哒,咯哒”

     浓重的夜雾遮挡了视线,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尤为清晰,萧雅同那晚一样带上了面纱,墨麟迈着优雅的步子跟在萧雅身旁,似乎对于周围的一切毫不在意。

     来到之前约定好的地方,两道身穿夜行衣,戴着银色面具的身影便已然出现在了哪里,其中一人在看到萧雅时更是发出一声冷哼,听声音赫然便是之前的阿阳。

     “东西呢?”淡淡的声音自萧雅口中飘出,虽然动听却依旧没什么感情。

     没有多余的话语,没有多余的动作,在听到萧雅的问话后,对方很干脆的扔出一样东西。

     对于对方扔过来的东西,萧雅没有直接伸手去接,而是随手弹出一颗白色小球。虽说知道对方不会在此时做什么手脚,但自古以来防人之心不可无,因此萧雅也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毕竟无论何时,必要的谨慎是必不可少的。

     白色小球在与那东西碰撞之后,便化作了一团小小的旋风,包裹着那东西轻轻落在了地上,墨麟见东西落地朝着那东西走了过去,在确定没有危险后才叼着那东西回到萧雅身边。

     看着萧雅的举动,对方右手边的人带着笑意开了口。“想不到小姐如此小心谨慎。”

     “哼,什么小心谨慎,她根本就是没事找事。”还没等萧雅回答,那明显对萧雅怀有芥蒂的阿阳便不由冷哼。

     阿阳与那男子一说话,萧雅便听出了二人的声音,正是上次的那对兄弟,哥哥好像是小组组长,弟弟好像叫什么阿阳。

     “白痴。”

     萧雅淡淡的话语清晰的传进阿阳的耳朵,他怒气冲天的指着萧雅。“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没有从墨麟那里把东西拿过来,也不想跟那种头脑简单的家伙多说什么,萧雅带着墨麟转身离开。

     “好好教教你的人,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虽然背对着两人,但这句话明显是对那个哥哥说的。

     “死女人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别走……”本就脾气不好的阿阳被萧雅这么一说,算是彻底怒了,要不是被他哥拉着,只怕早就冲上去找萧雅麻烦了。

     而萧雅对于阿阳的叫嚣却是置若罔闻,领着墨麟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够了!”一声怒喝打断了阿阳的叫嚣。“我告诉你姜宇阳,如果你还是改不掉你这冲动的毛病,那么你就给我趁早滚回去。”

     男子的怒喝让姜宇阳满眼的不可思议,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姜宇坤,虽然面具遮住了他表情,但还是能从眼神看出一二的。“哥,你……你居然……”

     “没有人会永远在你身边,如果不改掉你冲动的毛病,总有一天你的冲动会害死你。”认真的看着姜宇阳,姜宇坤严肃道。

     默默的看了会姜宇坤,姜宇阳低头道。“我知道了哥。”

     姜宇阳今年不过十六岁,对于他冲动的性格姜宇坤也是很无奈,姜宇阳是他的亲弟弟,姜宇坤自然不希望他出事,所以平时对于姜宇阳总是显得很照顾。

     “走吧。”看着姜宇阳的样子,姜宇坤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只得在心中无奈叹息。

     看着姜氏兄弟走远,暗中躲在屋顶上的墨麟也随即转身离去,方向正是萧雅先前停车的地方。

     不断的在地面与屋顶间跳跃,快速奔袭中的墨麟忽的眯起猫眼,随即身体也在空中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扭曲了一下,然后安然落在地面。

     墨麟前脚刚落地,数道寒芒便从远处激射而来,凌厉的攻击带着尖锐的破风之声,直奔墨麟的周身要害。

     墨麟微眯着眼眸,在急忙连退数步后,紧接着在地上接连翻滚,而后一个跳跃跃上一旁的围墙。而在先前墨麟所在的地方,数根灰黑色的鸟羽如同飞刀般钉在地上,且均插入地下至少三分之一。

     然而这莫名的攻击并未停止,就在墨麟跃上围墙的同时,数根鸟羽再度袭来,速度与力量皆比之前大出数倍。

     一片黑芒骤然从墨麟身上爆发,那激射而来的鸟羽宛如牛入泥沼,在飞出大约半米后变的异常缓慢,随即砰的一声化作芥粉。

     “唉,真是让人失望,居然这么久了都没长进。”随着说话声,一道身影在夜雾中慢慢清晰起来。

     墨麟戒备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逐渐清晰的身影,是个整体感觉像人,双腿却为狮腿,长着狮子尾巴,背着灰黑色羽翼,额头长着一根寸许长的独角,獠牙外翻的奇异存在。

     看到来人,墨麟原本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只是那表情却多少有些不快。“你怎么来了?”

     “路过,顺便过来看看你。怎么的?我还不能来了?还是你小子有什么秘密怕被我发现?”说话间长相奇特的生物将墨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随你怎么想。”懒得理那个长相奇特的生物,墨麟迈着优雅的步子越过了他的身旁,继续朝着萧雅之前停车的对方走去。

     “唉唉,等等我啊!”眼见墨麟不理自己,长相奇特的生物赶紧追了上去。

     而此刻的萧雅正坐在车里我,默默等着墨麟的归来,百无聊赖的她取出了之前从姜宇坤那拿到的东西,拿在手中细细把玩。

     那是个只有巴掌大小的,银色立方体小盒子,除了表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盒子的每个角也都用朱砂画着十二道符文,除此之外,小盒子并没有锁孔,而是在其中一面镶嵌着一颗突起的宝石。

     “手笔倒是不小,居然用这种东西来装。”把玩着银色小盒,萧雅不由嗤笑。

     “什么手笔不小?给我看看。”就在萧雅自言自语间,长像奇特的生物跟着墨麟一起上了萧雅的车,将手伸到萧雅面前。

     “玄翼,别来无恙啊。”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玄翼,萧雅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也是越长越漂亮了啊。”玄翼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将目光转向手里的盒子,随即不由爆发出一声感叹。“嚯,这谁啊,出手够大方的。”

     “第七小组。”对于玄翼的感叹,上了车的墨麟只是懒洋洋的趴在自己的王座,连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玄翼一个。“小雅走吧,有什么都回去再说。”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萧雅发动了汽车,带着墨麟与玄翼消失在迷蒙的夜色。

     回到萧雅的家,萧雅给玄翼倒了杯酒,随即与玄翼一同坐在了客厅的沙发,而墨麟则依旧趴在了窗台。

     “这次来怕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凭借着对于玄翼的了解,萧雅单手托腮,万分肯定的望着玄翼。

     悠然地浅尝了口杯中的酒,玄翼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沙发。“如果我说我这次只是恰巧路过你信吗?”

     “你觉得呢?”对于玄翼的回答,萧雅只是淡淡一笑,随即不答反问。

     “可我真的只是路过。”玄翼摆出一脸无奈的表情,说话间还耸了耸肩膀。

     “无聊。”趴在窗台的墨麟听着两人没有任何意义的对话,不由在心中腹诽,随即想了想道。“你应该是去参赛的吧,猎妖赛的资格选拔。”

     墨麟的话让玄翼轻笑出声。“什么嘛,原来你根本就知道啊,我还以为你现在早已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呢。”

     两把无形的眼刀,在玄翼说话间瞬间飞向了他,墨麟趴在窗台,抬起的头颅充满鄙倪。而玄翼则对于墨麟的挑衅无奈的摊了摊双手,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