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鸿远公司
    这吵架也要有个对手,那才有意思,见戴雨竹转过身明摆着不再搭理人的样子,陈墨也是有些无趣,打开房门便走了出去。

     二楼主要是卧室,除了两女占据的相邻的两间,剩下的还有五六间,看着倒也没有差别,陈墨随便选了一间,打开门便走了进去。

     房间里倒还算是干净整洁,只是缺少被褥,陈墨寻思出去买一趟,正好自己刚刚回来,也得去买些生活日用品。

     中州市是一座现代化的都市,有的是昼夜营业的超市,陈墨随便找了一家便买齐了一应用品,只是掏钱时,不由一阵心疼,这国内的物价比起五年前可不知贵了多少。

     回到家把买来的东西归整好了,陈墨倒是有些饿了,记得一楼有个厨房,跑下去看了看,打开冰箱里面居然有些食材,陈墨也不客气,直接取出来就忙活了起来。

     要说陈墨的厨艺那可是顶极的,当佣兵的血里来火里去,精神压力极大,为了缓解压力,很多佣兵都有各种业余爱好,不过大多数人都是抽烟,酗酒,找女人之类的。而陈墨的爱好却是与众不同,那便是作菜,一来可以舒缓紧绷的神经,二来也可以满足下自己的口腹之欲,没办法外国菜陈墨实在是吃不惯啊。禀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优良传统,几年下来,倒是练出了一手好厨艺,现在陈墨要是去开个餐馆那是绰绰有余的了。

     四菜一汤摆上桌,陈墨寻思着要不要上楼把两女叫下来,刚才他也想通了,方才毕竟是自己占了戴雨竹的便宜,跟一个小女人斤斤计较,那也显得他陈墨太不男人了。这顿饭也算是自己给她道个歉吧。这以后也算是同住一个屋檐下了,关系处的太僵了那也不好。

     “呀!好香呀!”云謦儿拉着戴雨竹从二楼走了下来,可爱的小鼻子嗅来嗅去,待得看见桌上的饭菜,一双大眼睛霎时明亮了几分,直接快步跑了下来,而戴雨竹被她牵着手,只能无奈地被她一道拉了过去。

     她们下来了,也免得陈墨再去叫了,赶紧招呼两女坐到桌旁:“随便做了点儿饭菜,你们不用客气,戴小姐别生气,我这里给你赔罪了。”

     戴雨竹见陈墨姿态放得这么低,一时也不好再计较,正要开言。一旁已经拿过筷子开吃的云謦儿却是直接插嘴道:“没事儿,没事儿,戴姐姐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就是被看了一眼嘛,就当是给陈大哥的见面礼好了。”

     戴雨竹头上顿时浮现出几条黑线,这小妮子会不会说话,还没听说过有人用这个做见面礼的,这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陈墨也是有些无奈,方才看戴雨竹的脸色那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可云謦儿这一说,戴雨竹看向自己的目光又是冷了下来。

     饭桌上,戴雨竹生气归生气,可吃起东西来却是毫不客气,一边还不时以挑衅的目光看着陈墨。看她那狼吞虎咽的吃相,陈墨极度怀疑她是把那饭当成自己的肉了。

     这顿饭却是吃得有些郁闷,吃完饭两个女孩子直接坐到沙发上看起了肥皂剧,那碗自然是要由陈墨自己来洗了。

     陈墨洗完碗,也懒得搭理两个看电视看得正欢的女人,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房间的床上,陈墨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几秒钟后电话通了,对面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请问,是从国外回来的陈先生吗?”

     “没错,师父要我跟你联系,有什么事你可以说了。”陈墨淡淡地开口。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宇集团的柳思远,明天请陈先生赶到鸿远公司,我会在那里等你。”对面中年男人的口气十分的客气。

     “明白了,没别的事儿,我挂了。”说完,陈墨十分干脆的挂断了手机。

     第二天,陈墨起了个大早,不管那柳思远是何许人,这任务毕竟是师父交代下来的,陈墨还是很重视的。

     下了楼来,两个女人竟然也已经起来了,桌上居然摆好了早餐。

     “陈大哥,快过来吃早餐了。”云馨儿见陈墨下楼,直接招呼他一起吃。旁边的戴雨竹眉头皱了皱,却也没有开口反对。

     “啊,谢谢两位。”陈墨也没有想到这早餐居然还有自己的份儿,本来他是打算在路上随便吃点儿,现在有现成的,自然更好。

     “陈大哥,跟你商量个事儿呗?”云謦儿呵呵笑着开口。

     “说!”陈墨埋头吃早餐,头也不抬。

     “陈大哥,你看咱们搭个伙怎么样?以后早饭我和戴姐姐负责,晚饭就交给你了,好不好?”云謦儿给陈墨夹了一筷子菜,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一旁的戴雨竹闻言,耳朵也是微微动了动。

     “不行!”陈墨可不吃她那一套,这丫头是吃自己做的饭上瘾了,这做饭是他的爱好,平常兴趣来了做上一两顿的倒还好,要是成了工作,那可就不好玩儿了。再说了,这早饭是她们做的吗?这明明是买来的嘛!

     “为什么呀?你想想以后你要是做晚餐,就能天天和我们两个大美女一起吃饭了,别的人可是求都求不来呢。”云謦儿不打算轻易放弃,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没时间,再说了,两个大美女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啊?”说完,陈墨放下饭碗一溜烟儿的跑了,后面还能听到云謦儿的娇嗔和戴雨竹的冷哼。

     出了家门,陈墨打了个出租,来到了鸿远公司门前。

     “这公司倒是挺气派的。”陈墨看着眼前高大的办公大楼,感叹一声,便向门内走去。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两个前台小姐拦住了陈墨。

     “我找柳思远。”陈墨心下不满,这个柳思远只说让自己来鸿远公司,也没个人来接接老子。索性直接报上了柳思远的名字。

     “柳思远?这是谁呀?好像有点儿耳熟。”一个前台小姐略带疑惑地说。

     “柳思远不是总公司的董事长吗!”另一个前台小姐发出了一声惊呼。

     “对,我找的就是你们董事长。”陈墨心想,这鸿远公司居然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子公司,看来这柳思远倒是个人物。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见眼前的男子似乎认识董事长,两个前台小姐顿时客气了许多。

     “预约?没有。”

     “那不好意思,先生,没有预约我们不能让你上去。”听陈墨说没有预约,再看年陈墨身上的穿着,也不像是个有身份的人,两个前台不由怀疑眼前的家伙是个骗子,口气也是冷淡了下来。

     “真是麻烦,要不你们给柳思远打个电话,一切不就清楚了吗?”

     “不好意思,董事长正在与总经理谈话,不方便打扰,要不你在为儿等等。”

     “我看你们直接放我上去得了,我真认识你们董事长。”陈墨也是有些急了,这几年来,从来只有别人等他的份儿,他什么时候等过别人?

     “那不行,你没有工作证,我们放你上去是违反规定的。”

     陈墨也是无奈了,两个前台也是按规定办事,自己也不好为难,有心想直接走人,师父那边也不好交代,只得老老实实地坐到一边儿的沙发上等了起来。

     这一等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正当陈墨等的快要不耐烦时,大门口走进来一位手捧鲜花的帅气男子。

     “李先生,您来了。”两个前台小姐见到男子走来,同时小脸儿泛红,赶紧上前招呼,那口气与对陈墨可是天壤之别,陈墨暗骂一声花痴,不就是个小白脸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柳总在吗?”帅气男子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在,在,在,李先生您快上去吧。”

     帅气男子迈步正要进电梯,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慢着。”

     出声的正是陈墨,他心中实在是气愤,自己在这儿等了半天,连口水也没给上,这也就算了。结果这小白脸儿一来,两个前台态度立刻转变,这小子明明也没有工作证,听他们说话,也不是这公司的员工,凭什么他能进,自己就得干等,这样明显的区别对待,陈墨顿时不能忍了。

     “先生,你要干什么?”见陈墨出声,一个前台小姐立马不高兴了。

     “干什么?我就想问你们,他有工作证吗?为什么他能进,我就得在这儿干等?看不起我吗?”

     “看不起你怎么了,你也敢跟李先生比,你知道李先生是什么人吗?”前台小姐也是怒了,这个土包子,开口就要找董事长,又没有预约,明明就是个骗子,让他到一边儿等着,居然还不知难而退,反而来找李先生的茬儿,真是可恶。

     “保安,把这个土包子给我轰出去!”另一个前台更是干脆,直接叫起了保安。

     前台小姐发话,门口立时冲过来两个保安,上来就架住了陈墨的胳膊,拉着他往公司门外走去。

     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旁的帅气男子却是淡定自若,看向陈墨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屑。

     “放手!”被两个保安架住的陈墨话语中多了一丝冷意。

     “朋友,别让兄弟们难做,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出去吧。”两个保安中年纪较大的一个开口劝了一句,脚下却是没有停留。

     “放手!我自己会走。”

     年长保安看了看陈墨的脸色,率先松开了手:“小刘,放手,让他自己走吧。”闻言,另一个保安也松开了陈墨。陈墨整了整自己的上衣,掉头就往门外走去。既然人家不欢迎,自己也没有必要上赶着,今天之事,便是师父知道了,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你们刚才在这儿吵吵什么呢?不知道今天董事长来了吗!”

     就在陈墨要走出大门之时,一个柔美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随后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美女走进了大厅。

     “林秘书,这里有个人说要找董事长,却又没有预约,分明是个骗子嘛。这不正准备让保安把他轰出去呢吗。”前台小姐赶紧向新来的美女解释。

     “找董事长?哎呀!坏了!那位先生你先等一下!”职业装美女连忙出声叫住了陈墨。

     闻言,陈墨也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回过头打量着眼前的美女:“美女,有事儿?”

     “先生是不是姓陈”职业装美女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怎么了?”陈墨明知故问。

     “您真是陈先生!真是对不起,是董事长让我下来接您的,刚才的事儿完全是误会,希望您不要介意,小李,小王,还不赶紧给陈先生道歉!”林秘书急忙给陈墨道歉。

     “陈先生,对不起。”两个前台小姐也赶忙道歉,自己真是有眼无珠,得罪了董事长的客人,这下可惨了。

     “别呀,我一个骗子,哪敢让您二位给我道歉呀。”陈墨戏虐的说道,他最讨厌的便是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了,所以口下也没留情。

     “陈先生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她们两个计较了,董事长还在等您呢,请跟我走吧。”林秘书劝道,两个前台小姐也是连忙求饶。

     “算了,前面带路吧。”美女开口陈墨也不能不给面子,更何况这跑了一趟连个正主儿都没看到,就灰溜溜地回去,也不是个事儿,师父那边也不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