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路遇警花
    陈墨兴冲冲地来到停车场,可一看到公司给他安排的那辆车,他的脸马上就黑了下来。你妹呀,自己堂堂一个公司副总,不说什么奔驰宝马的,好歹也得来辆中档的商务车吧?可眼前的这辆车,如果他没认错的话,这不是著名的桑塔纳2000吗?

     桑塔纳2000也就罢了,居然还是辆旧的,看那布满苍桑的车身,被岁月铭刻下记号的车窗,陈墨怀疑这车的年龄恐怕不比自己小多少,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七手桑塔纳吧?

     陈墨一脑袋黑线,这车也不知从哪儿淘换出来的,这自己哪儿开得出去呀?怪不得一整天也没见那柳慕晴找自己麻烦,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拍了拍桑塔纳的车身,陈墨忽然笑了。柳慕晴呀柳慕晴!你也太小看我陈墨了,你敢给,我就敢开,自己当佣兵那会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第三世界活动,再破的车自己也开过,眼前这车又算得了什么?

     拿钥匙打火,陈墨开着这车就出了公司大门,一路上不时有路人对他指指点点,陈墨却是完全视而不见,开了一段儿,陈墨发现,这破车能保存到现在,还真不是侥幸,以他专业的眼光来看,这车居然还是经过改装的,而且技术也还凑合,倒是不知道是哪个闲得蛋疼的家伙,居然改装一辆桑塔纳2000。

     中州市如今虽然繁华,毕竟是新兴的城市,交通倒并不是很拥堵,再回上鸿远公司的下班时间经过刻意的调整,错开了交通高峰时期,一路上,陈墨这车开得倒很是惬意。

     开着开着,眼见交通条件不错,陈墨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有点儿痒了。速度也是慢慢地开始提了起来,这改装桑塔纳还真没让陈墨失望,高速之下,车身依然很是平稳。

     路上的司机,也注意到了这辆飞速行驶的桑塔纳,有几辆看着还不错的跑车,还跟了陈墨一段儿路,却被陈墨轻易地抛到了身后。

     老子在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车技,岂是你们这些家伙能比的?陈墨在后视镜里看着被他越甩越远的几辆跑车,很是有些得意,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一辆警车盯上了。

     徐文静美目紧盯着前方飞驰的桑塔纳,脚下狠狠地踩了一下油门儿,精致的脸蛋上闪过一丝怒容。近些日子中州市的富二代飙车党越业越嚣张了,以前他们只在深夜活动,现在往往天没黑就开始蠢蠢欲动,简直是不把路人的生命放在眼里。

     身为一个有正义感的警察,徐文静自然是看不惯这些家伙,可是往往她前脚刚抓了几个,后脚就得在局领导的压力下放人,理由无外乎什么证据不足,她虽气愤却也是无可奈何。如此几次,她也对局领导彻底死心了。打定主意,若是再被自己抓到,直接带到局里,先狠狠收拾一顿再说,量那些败家子儿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而正好陈墨的桑塔纳就落到了她的眼里。心下暗恨,还敢跟老娘玩儿低调,低调老娘就会放过你吗?你既然低调,那老娘就高调地处理处理你。遇到我,就算你倒霉吧!想罢,一脚油门儿死死地咬在了桑塔纳的身后。

     而此时的陈墨终于过足了瘾,将车停在了一家超市的门前,正准备下去买包烟,一辆警车“吱”一声停在了他车的旁边。

     “先生,请出示驾照!”车门打开,一个漂亮的女警走了下来,敬了个礼后,便向着陈墨伸出了雪白的小手。

     看到眼前的女警,陈墨不由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在走桃花运,眼前的女警,齐耳短发乌黑飘逸,小脸儿精致动人,肤色虽不是很白,却很是细腻,身材也是修和苗条,在一身笔挺警服的映衬下,更添几分异样的魅力。只是此时精致的脸蛋上,神情却是有些阴沉。而且陈墨的目光落在了女警的胸前,不由摇了摇头,胸太小了。

     见陈墨的眼光落到了自己的胸前,还一副摇头叹息的样子,徐文静本就阴沉的脸色,不由更是难看,这胸部可是她的死穴。

     “先生,请出示驾照!”徐文静强压怒气,又重复了一遍。

     “那个……,警察姐姐,驾照我忘带了,你看能不能行个方便,下次我一定注意。”陈墨也注意到了女警的脸色不善,赶紧陪了个笑脸儿。

     “没带,那不好意思了,先生,您涉嫌危险驾驶,跟我走一趟吧!”徐文静面无表情地说道,驾照没带?这借口也好意思拿出来,当老娘才从学校出来啊?先抓走再说!

     “警察姐姐,我看你也不是交警啊,要不算了吧,回头我请你吃饭怎么样?”陈墨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你管我是什么警!天下警察是一家,少废话!熄火!下车!跟我回局里!”徐文静一张俏脸冷了下来,上前两步就准备拉开陈墨的车门。至于陈墨会不会反抗,她可是求之不得,以她的身手,陈墨若是反抗,她就有正当的理由狠狠地收拾他一顿。敢用眼睛吃自己的豆腐,当老娘没看到吗!

     “快看!UFO!”突然,陈墨指着徐文静的身后,一脸震惊的叫道。

     可怜徐文静也算得上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可陈墨的表情实在太逼真了,她下意识地就向后看了一眼,可马上她就知道上当了,等她回过头,陈墨的桑塔纳早已经绝尘而去。

     “混蛋!别想跑!”徐文静上车就要去追,可惜她刚才下车时熄了火,而等她发动车子正要去追时,陈墨的桑塔纳早已经跑没影儿了。

     徐文静恨恨地拍打了一下方向盘,自己居然被对方如此幼稚的诺言给骗了,奇耻大辱啊!这要是让同事们知道了,自己也就没脸见人了。浑蛋!老娘记住你了!

     看了看后面那女警没胡追上来,陈墨这才松了口气,减慢了车速。他不跑不行啊!他刚回国,哪儿来的驾照?国外的驾照他倒是有,还不止一个国家的。可不用想,也知道没用,索性他也就没往外掏。

     看来以后得绕得这段路走了,要是再遇上那漂亮女警,估计少不了麻烦。

     回到自己的别墅,只有戴雨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云謦儿那小丫头却是不见踪影,也不知是在房间里,还是没回来。

     “哎呀!好重啊!快来个人帮个忙啊!”陈墨正准备上前跟戴雨竹打个招呼,门外就传来了云謦儿大呼小叫的声音。

     房门打开,云謦儿提着大包小包的袋子走了进来,看样子那东西还真是不轻,云謦儿的小脸儿上都冒汗了。

     陈墨赶忙从她手里接过袋子,一看居然全都是些鸡鸭鱼肉,各种蔬菜之类的,不由问道:“你买这么多食材干什么?不嫌沉啊?”

     云謦儿先擦了擦脸上的汗,随后摆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都用得上。对了!陈大哥,戴姐姐等等我,我去去就来。”说完,噔噔噔地跑到了楼上。

     这丫头今天有点儿不正常啊?陈墨一边把东西往冰箱里塞,一边寻思。好家伙,这东西还真不少,冰箱被塞得满满当当,才算是完全装下。

     不一会儿,云謦儿就风风火火地从二楼跑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副扑克牌。

     云謦儿把扑克牌拆开,随便洗了洗,放在茶几上,说道:“陈大哥,戴姐姐,我们来玩儿牌吧!”一双大眼睛满是希冀地注视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