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美女房客
    离开了记恩负义的小娘皮,陈墨逛街观景儿的好心情也是被破坏了,直接叫了辆出租车找到了师父给自己安排的地址。

     “师父这事儿办的挺敞亮啊,这地儿不错啊!”陈墨打量着眼前的别墅区,不由大赞,本以为师父只是随便给自己找了个房子,没想到居然还是幢别墅,老家伙私货不少啊!

     首先来到门卫室登记了一下,门口的保安盯着陈墨都是一脸的警惕,怎么看眼前的家伙也不像是买的起别墅的人,不过现在有钱人的恶趣味多了,现在不都时兴扮猪吃老虎么?说不定眼前就是这么一个家伙呢,是以保安也没敢有什么动作,万一得罪了人可不好收拾,这别墅区的保安薪水颇高,他们可不想失业。

     走在别墅区的小路上,陈墨更加满意,这小区绿树成茵,风景错落有致,不说风景如何,这绿化率就值得称赞,住在这里恐怕多活几年也不是问题。

     好在陈墨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再豪华的别墅也不是没住过,倒也不至于失态。收拾好心情,掏出师父留给自己的钥匙看了看号码,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幢豪华的三层别墅,这别墅倒也没有什么特色,随大流的半中不洋的建筑风格,倒是外面的一排枫树很是合陈墨的心意,这枫树完美地遮住了外界的视线,隐私性倒是很好,这样陈墨住在这里也多了几分自由。

     用钥匙打开别墅大门,房中的景象却跟陈墨想象中有些不同,里面窗明几净,不染一丝尘埃,各式家具也是一应俱全,丝毫没有几年不住人的荒凉感。

     随手关上大门,陈墨便往二楼走去,刚才他看得清楚,这别墅一楼主要是会客厅,旁边还有个貌似是储藏室的地方,另外就是一间豪华的厨房,除此之外便是几间客房,而主人的卧室应该便是在二楼,陈墨坐了一天的飞机也是有些疲累,便准备洗洗睡了。

     来到二楼,陈墨随便选了最近的一间卧室,正要开门。却突然听到房中传来了响动。

     贼!

     陈墨心中立马冒出一个念头,他可是看过电视报道,有些久不住人或是主人出了远门的房子,便会被小偷直接霸占,直接当成自己的家住下来。没想到这种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让自己碰上一个。

     想到这个可能,陈墨心下顿时大怒,靠!怪不得房中如此整洁,原来是有贼住下了,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打定主意,陈墨一脚狠狠地踢在门上。

     这卧室的门只是很普通的实木门,哪经得住陈墨这势大力沉的一脚,呯地一声便打开了,而陈墨也是一个飞身冲进了房中。

     “贼人受死……”气势汹汹冲进房中的陈墨刚吐出四个字儿,便是愣在了当场,眼珠子瞪得像灯泡儿一样。

     由不得他不愣,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一个美女,美女他见过很多,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关键是眼前的美女穿的很少,这美女身上倒是穿着一套居家服,只是却是性感的款式,将美女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在了陈墨的眼前,如雪肌肤在更显诱人,险些让陈墨的鼻血直接喷出来。

     “呀!”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自那美女口中发出,陈墨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地捂住了美女的樱桃小口,心下擦了一把冷汗,别管眼前的美女是不是贼,眼下的这幅情景,这要是把人招来,自己可就说不清了,流氓的帽子是戴定了。话说,这美女的皮肤真好啊,一边感叹,贼手还下意识地摸了一把。

     只不过陈墨刚爽了一把,脚下却是一阵剧痛传来,随后那放在美女身上的双手,也是被人反剪到了背后,人也是被按到了地板上。

     趴在地上,陈墨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儿来,其实他要是反抗凭这美女的身手完全不可能制服他,只是他此时也是有些好奇,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功夫不错呀,不比那些所谓的特种兵差,现在的贼都有这水准了?

     杀气!

     没等陈墨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那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敏锐神经便感应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努力转过头,果然那美女正在用一双满含煞气的大眼睛直直怒视着自己。要说美女就是美女,这生气的表情也是那么地诱人。陈墨心下感叹,被美女带着杀意的目光盯着,这厮却是毫不紧张,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又是在美女的诱人的身体上一阵游走。

     “你是什么人?快说!”一声冷厉的娇喝传来,感觉到陈墨的目光,戴雨竹心下更是恼怒,手上的力气也是加大了几分,这也就是陈墨,要换个普通人非得被她把手臂掰折了不可。

     这么理直气壮,看来其中有误会呀。陈墨也不傻,眼前的女人身手不俗,再加上那如花的脸蛋儿,再怎么也不会混到当梁上君子的份儿上。正要开口解释,门外却是传来一阵敲门声:“戴姐姐,你怎么了?”声音很是清脆动听。

     “啊!我没事儿,謦儿你不用进来……”戴雨竹赶忙开口,自己还没来得及穿上外衣,屋里还有个大男人,这样的情景要是让人看见了,非得产生误会不可。可是却是为时已晚,门锁挨了陈墨一脚早已是形同虚设,此时轻轻一推便是被打了开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迈步走了进来,陈墨的眼睛顿时一亮,居然又是一位小美女。

     “呀,戴姐姐,这个男人是谁呀?不会是你男朋友吧?”小美女看见躺在地上的陈墨,一脸的惊奇。

     “胡说什么呀,这是个贼,我这正准备审他呢。”戴雨竹赶紧解释,这云謦儿看着活泼可爱,可却是个大嘴巴,要让她误会了还得了。

     听她这么说,被按在地上的陈墨顿时苦着脸开口着:“两位美女能先放开我不?另外我声明一下,我可不是贼。”

     “戴姐姐,看他怪可怜的,你就放开他吧,对了,你还不换上衣服,不怕吃亏呀?”还是小美女心肠好,开口劝了一句。陈墨在心里道了声谢,虽然自己不愿暴露身手,可堂堂一代佣兵王者,被个女人按在地上这也太丢人了。

     “啊!都怪你打搅我,害我都忘了。”戴雨竹一声轻呼,手忙脚乱地开始在床上翻起衣服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还不忘警告陈墨:“小子,别想跑,否则我废了你。”陈墨感到身上一轻,赶紧站了起来。

     “这也能怪我,早知道不提醒你了。”云謦儿嘟嘟嘴,一脸的不满。

     “好了!小子,交代问题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戴雨竹利落地穿好外衣,往床头一坐,一副审讯犯人的口气对着陈墨开口了。而旁边的云謦儿也配合地摆出一个凶神恶煞地表情,只是一双大大的眼睛却满是好奇。

     陈墨此时也有些毛了,看眼前的两女,无论如何也跟贼扯不上关系,莫非是自己搞错了地方?没错呀,自己进来之前看得清清楚楚,就是9号别墅呀。等等!陈墨想起了一个小品中的段子,妈呀,该不会是那什么钉子掉了,6号变9号的大乌龙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吧!想及此处,陈墨顿时有些心虚地问道:“那个,我先问一下,这里是9号别墅吧?”说完却是有些莫名的紧张。

     陈墨此时心里想的却是,这要是进错了别墅,看了人家女孩子的身子,不会给人当流氓扭送到派出所吧?

     “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啊?别跟我扯那些个没用的,赶紧交代问题?”戴雨竹一脸的不悦,陈墨深切地怀疑她会不会就是警察,这是职业病啊!还是那小美女笑了笑回答了他的疑问:“这里就是9号别墅,你问这个干嘛?”

     “那就没错了,这就是我的房子啊。”陈墨掏出钥匙给两女看了看,随后开口道:“没错吧,该我问你们了,你们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房子里?”得到了确认,陈墨顿时腰杆儿又硬了起来。只是经过刚才的闹剧,倒也不再认定两女便是小偷。

     “哦!原来你就是新房东,欢迎欢迎!对了,我叫云謦儿。”那长得煞是可爱的小美女,露出一副恍然大司的表情,走上前来向陈墨伸出了漂亮的小手。一直冷着脸的戴雨竹,此时也是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那个,我叫陈墨,对了,新房东是什么意思?”陈墨下意识地握住了云謦儿的小手,一边感慨这丫头的小手真软,一边有些疑惑地问道。

     云謦儿收回小手,嘻嘻一笑:“新房东就是新房东喽,至于剩下的还是让戴姐姐给你解释吧。”说着伸手把戴雨竹拉了过来。

     “謦儿你个小懒虫,干嘛要我说?”戴雨竹没好气儿地拍开云謦儿的小手,无奈地开口道:“我们两个是居住在这儿的房客,陈伯你知道吧,就是他把房子租给我们的。前阵子,听他说房子换了主人,那个人就是你吧?”

     陈墨这才明白过来,顿时牛气起来,房东啊,房客们还不得上赶着讨好他。迈着方步来到戴雨竹面前,大大咧咧地开口道:“既然我是房东,你是不是要介绍自己一下呀?还有你刚才对我可很不礼貌啊,我可得考虑考虑要不要继续把房子租给你。”

     “戴雨竹,大学老师。”戴雨竹从牙缝儿里挤出了几个冷冰冰的字,眼睛狠狠地盯了陈墨一眼,态度极其地不友好,刚才吃了那么大的亏,她可还没忘呢。这个仇,记下了。

     陈墨有些惊讶,看刚才她那两下子,还以为她一定是个警察呢,没想到人不可貌相,丫的居然还是个大学老师。只是这女人居然敢对房东这么个态度,陈墨顿时露出不满的神色:“大学老师,我看是教体育的吧?”

     戴雨竹脸色一变就要发作,一旁的云謦儿赶紧打圆场:“陈大哥,你别再生戴姐姐的气了,毕竟你占了她的便宜嘛。”

     “你陈大哥我当然不是小气的人,虽然她刚刚把我打了,但只要她能诚心诚意地跟我道个歉,我也就不跟她计较了。”陈墨可没想着轻易放过戴雨竹,今天一天他净受气了,好不容易逮着个出气筒,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謦儿你别劝她,要我跟她道歉,死了那条心吧。”戴雨竹听陈墨居然还要自己道歉,顿时火就上来了,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让他看了,还没找他算帐呢,现在恨不得把他的眼珠子抠出来,这家伙还想让自己道歉。

     “陈大哥,你真是的!我在这儿先劝劝戴姐姐。对了,这相邻的两间是我们的卧室,剩下的你随便选一间住下吧。”云謦儿对着陈墨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