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遭遇绑架
    聂远又修炼了一番之后,天色已经渐渐转白。

     虽然老狐狸先前已经说了待在这山洞里很安全,但聂远总不能永远不出去。聂远每天还要往返猎取食物,准备清水,这样就更容易暴露。

     聂远思考了一番,决定还是要找个猎人小队加入进去,而这山洞则作为他的秘密据点。

     出了山洞,聂远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抬头看了眼刚刚升起的太阳,便席地坐了下来。

     老狐狸给聂远的一部半的功法,内修的一部叫做《灵海经》,外修的半部功法叫做《日光炼体》。

     先前在山洞内没有阳光,聂远无法修炼这外修功法,出了山洞之后,聂远自然要尝试一番。

     将身体沐浴在阳光下,聂远闭上眼睛,深深呼出一口气,便立刻暗自运转起了功法。

     出乎聂远的意料,修炼这《日光炼体》虽然很容易,聂远却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身体变化。

     聂远耐下性子,又继续修炼了半个小时,才渐渐感受到身体在慢慢变热。

     聂远沉下心,继续运转功法,那灼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聂远发现,就像是有一团火在自己身体内渐渐燃烧,而且越烧越旺。内脏,骨骼,血肉,皮肤,一点点的变热。

     聂远没有发现,就在他感受到一阵阵灼热之时,从他的皮肤毛孔里渐渐挤压出一颗颗细小的灰色颗粒。这颗粒越来越多,渐渐布满了聂远的身体表面。

     最后又坚持了半个小时,聂远终于忍受不住身体内那火烧似的疼痛。

     缓缓睁开眼睛,聂远将目光投向沐浴在阳光下的身体的时候,竟然发现有一层淤泥般的灰色尘垢出现在皮肤表面。

     聂远抬起手,轻轻闻了闻这层污垢,竟然有股淡淡的臭味。

     这层异物附着在聂远的身体上,让他感到浑身一阵难受。难怪这功法里说了,必须要赤身裸体的修炼,聂远伸手拿起自己的衣服,找了片树叶挡住了下半身,就飞速奔向了水源。

     一番洗漱之后,聂远的全身有种说不出来的舒爽。可当聂远一想到练功最后犹如被架在火上烧烤般的感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功法虽然很实用,也很厉害,但是练起来太折磨人了。默默叹了口气,聂远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转身向密林中奔去。

     当聂远抬腿飞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轻便了不少。想必这就是修炼那功法带来的好处,聂远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欣喜。虽然想到练功的过程很痛苦,但聂远依旧坚定了修炼下去的决心。不为别的,就为了跑的更快些,受这些苦也值了。

     感受到这半部功法的好处,聂远自然想到了剩余的那半部功法。照老狐狸的说法,只能是天狐部落的人才能修炼剩下的那半部,聂远想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尽力去取得那剩下的半部。

     这《日光炼体》已经如此厉害,留在天狐部落的那半部岂不是更加厉害?说不定还不用遭这么大的罪!

     看来还是得尽快提升实力,等差不多有了三级战士的实力,聂远才敢穿越重重密林,前去那天狐部落送还令牌,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拿到那剩余的半部功法。

     虽然不知道天狐部落有多强大,但一定不会太弱。毕竟能有图腾圣兽的部落至少得是个数十万人的大部落,否则也供奉不起。

     那个老狐狸只让自己去送什么令牌,也没多说点关于天狐部落的事,还得靠自己去打听,聂远有些无奈。

     先将天狐部落的事情放一边,聂远肚子已经饿的有些难受,必须赶快猎取到食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修炼的原因,聂远觉得体力消耗的非常大。

     先前那种长毛兔已经不足以应付聂远一天的伙食,看来聂远只能尝试捕获更大的猎物。

     现在才刚过清晨,正是许多异兽进食饮水的时间。密林中的许多水源必然有许多可以捕获的猎物,当然也会有许多凶猛的异兽,那种地方太危险,聂远不敢去。

     但是如果聂远继续在这密林中,一样不得不面对来自各个村落和猎人小队的猎人。这个时间,也是他们狩猎的最佳时间。

     如果可以的话,聂远倒是想利用天黑前的那一段时间狩猎,可是他现在非常饿,他几乎可以吃下一头牛。

     聂远拿着匕首,警惕着四周,每一步都非常小心。

     但或许是怕什么来什么,等到聂远发现附近有其他人的时候,他已经被包围了。

     对方有四个人,而且有两把弓箭。聂远看着对方四个人缓缓收拢包围圈,而且那两个举着弓箭的家伙一直瞄准着自己,暗道他们这是一点逃跑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

     聂远虽然不知道这四个人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们既然没有暗中埋伏也没有直接射箭,那么自己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那几个人没费什么功夫就将聂远制服并且绑了起来,这跟聂远放弃了抵抗也有关系。聂远不知道如果自己反抗,他们会不会立刻下杀手,聂远不敢赌,所以只能任由他们卸了自己的匕首,并且将自己绑了起来。而且聂远发现这些人的实力都比自己强,自己反抗也没什么机会。

     这几个人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但配合非常默契。他们将聂远绑好之后就拖着聂远往密林的东边走去。

     过了好一会,这些人才停下来。等到聂远抬起眼睛看的时候,才发现类似自己这样的人竟然还有不少。

     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正密密麻麻蹲着数十个和聂远一样被绑得严严实实的人。

     看来自己的遭遇要好很多,因为聂远发现了在那些蹲着的人当中有不少受了伤。这些人大概是反抗之后被揍的吧?聂远暗自猜测。

     聂远被一个绑架犯推到那大树的底下,树下那些人见到聂远这个新“同伴”的到来,也只是抬了下头,不过看了一眼之后就又低下了头。

     聂远老老实实找了个地方蹲了下去,暗暗琢磨应该如何脱身。

     如果单单是聂远一个人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但现在多了三十几个“同伴”,聂远觉得多多少少有点机会。

     正当聂远绞尽脑汁思考对策的时候,聂远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轻轻拽了一下。

     聂远不动声色地回过头,一眼就认出了那张熟悉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