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召唤图腾
    聂远已渐渐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不安,他不知道这样下去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结果。

     天色已经大暗,四周晃动的火焰映在那异兽的身上,显得更加诡异和恐怖。

     聂远顺着那异兽看去,忽然发现,在那个异兽的脚下,竟然密密麻麻刻着许多奇怪的符号。这些符号颜色深红,就像是用鲜血书成,聂远忽然闻到一阵浓烈的血腥味。

     随着这阵血腥味弥漫加深,那一个个坐在异兽周围的人缓缓倒下。异兽那双燃烧通红的诡异眼睛慢慢散发出红光,越来越亮,随后竟然整个身体都散发出淡淡的红光。

     就在这红光渐渐蔓延开,几乎笼罩了小半个圆台的时候,聂远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图波奇的声音!他竟然没有事!聂远非常惊讶。

     “兄弟,得赶快阻止这个部落的人,还有那只异兽,他们想通过活祭这圆台上的人完成他们部落的图腾召唤。绝对不能让他们成功,不然我们就都要死!”

     聂远听完图波奇的话,震惊的同时,浑身也因为愤怒而忍不住微微颤抖!真没想到,这个部落的人竟然这么疯狂!为了获得圣兽图腾,竟然要活祭一百多个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聂远虽然愤怒,却足够清醒,立刻问道:“波奇大哥,你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他们?”

     图波奇的声音有些虚弱。

     “现在整个部落的人都在献祭信仰,这个状态是不能动的。不过我估计他们一定留了少数人没有参加献祭,我们只要瞒过那少数的人,破坏他们的阵法就行了。”

     “怎么破坏?”聂远忙问。

     图波奇指了指那只异兽,说道:“你看,那异兽脚下的就是召唤阵法,只要有任何其他能量的东西触碰到那个阵法就能够破坏掉整个召唤仪式。”

     聂远又问:“破坏之后呢?我们怎么离开?”

     图波奇苦笑,说道:“我也没什么好办法离开这个地方,不过如果不破坏,继续让这个阵法运转下去,等待我们的就是死路一条。或许我们破坏掉之后还能趁机制造混乱逃离走。”

     聂远稍作思考,看着不断蔓延的红光,无奈摇了摇头,随后轻声问道:

     “波奇大哥,你能够破坏那个阵法么?”

     图波奇苦笑一声,说道:“如果我可以的话,也就不用找老弟你了。要是你也没办法,那我们只好等死了。”

     听完,聂远叹了口气,心想:别的能量,不知道我身上的算不算。聂远只能冒险一试了。

     时间不等人,聂远从怀里掏出留在身上的唯一一颗晶石,狠了狠心,正准备扔到那阵法上的时候,脑海中忽然蹦出个念头。

     稍作思考,聂远咬了咬牙,随即迅速咬破手指滴了数滴血在晶石上,聂远也不等晶石有什么反应,立刻给那个带着血的晶石上施加异能,并且迅速丢向了阵法中。

     “啪嗒!”一声东西落地的声音出现,聂远看到,那块晶石正好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那只异兽的脚下。

     那只异兽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惊到,稍稍转动眼珠,当看到那枚带着血的晶石的时候,那两双血红色的眼睛瞬间撑大。

     就在这晶石停止滚动,异兽瞪大眼睛的那一刻,一抹洁白的光芒自那快晶石之中瞬间爆发蔓延开来,只一眨眼的功夫,整个圆台都没入到那阵白光中。

     这个意外的变化让一直警惕着圆台上的肯多部落的人瞬间变色。

     但意外已经发生,谁都没法阻止。

     片刻之后,那抹白光缓缓隐没,还清醒着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圆台之上。

     远处,几个黑色的身影飞速靠近圆台,一直到那圆台边才停止。

     聂远自然发现了这几人。想必他们就是这个部落隐藏的手段,还真是小心谨慎!聂远不得不感叹,但也有些不安。因为这几人没一个弱者,恐怕至少有五级战士的实力。要想从他们手中逃走,怕是非常困难。

     聂远转过头,将目光重新投向那圆台正中,却忽然发现正有一双通红的眼睛愤怒地瞪着自己。聂远忍不住打了个颤,因为那双眼睛的主人正是那只诡异的异兽。

     虽然聂远感受到这异兽目光中的愤怒和煞气,却似乎没什么杀意。

     聂远不知道从哪来的胆子,竟然反过来对着那个异兽狠狠地瞪了回去。

     似乎是《灵海经》忽然恢复运转,聂远脑海一清,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做的事,慌忙低下头,再不敢去看那只异兽。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聂远耳边炸响!

     “你这个混蛋!”

     聂远不知道是从谁的口中蹦出的这句话,但他总觉得这话是对他说的。

     正当聂远因为好奇而稍稍抬起脑袋的时候,那双鲜红的眼睛再次出现在他视线中!不,是在他面前!

     看着这张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的毛脸,聂远再次打了个冷颤,随即一阵密集的冷汗从他的额头渗出。

     然后,聂远就晕倒了。

     当然,聂远在晕倒之前,映入视线的依旧是那张毛茸茸愤怒的脸。而且这张脸不知为何,像是被撕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两排尖锐而锋利的牙齿。

     ···

     聂远真的太累了,他的体力消耗的太大,加上精神反复剧烈变化才陷入了昏迷。

     在昏迷前,聂远脑海出现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自己死定了!

     不过,等到聂远缓缓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没死。

     不仅没死,聂远发现自己似乎还正躺在一个粉嘟嘟软乎乎的床上。转过头,警惕的在床上看了看,并没有出现自己想象的别的什么人,聂远终于松了一口气。

     贞操保住了!

     就在聂远暗自猜测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的时候,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从屋外传来。

     聂远抬起头,见到的竟然是图波奇还有那个壮硕的大汉马力!

     “你们怎么在这里?”

     “你醒啦!”

     聂远和图波奇几乎是同时开口。

     两人相视一笑,随即聂远才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波奇大哥,快给我说说后面发生的事吧。”

     图波奇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