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愧疚
    明升独自一人坐在床前,想起了那一队黑衣人,他们是人族的战士,为了人族,以自己的死,换来人族的生。

     可笑自己居然给荒族公主报信,他终于明白那两位武师杀自己的时候,那双眼睛中,为何会出现一丝的不忍,一丝的可怜,因为自己也是人族,他们也不愿杀了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在他们的眼中,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叛徒?走狗?

     他的眼中泛着泪光,当他们面对桑侯的时候,明知道是死,还是义无反顾。他们坚定的表情似乎还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可是他们却已经不在了,可笑他当时还在想不要杀这个女子。

     可笑吗?当然可笑,他这个五圣人的传人居然出卖了他们,将他们送到了深渊,要不是自己提醒,或许,他们就成功了,那时候,与人族对峙着的荒族大军,势必会受其影响,人族大军就会扭转一些局面。

     可惜,这一切都被自己破坏了。

     这一刻,明升忽然无比的恨自己。

     “你是自责吗?后悔吗?”不知何时,黄衣少女来到了他的身前,淡淡的说道。

     瞥了一眼眼前的这位荒族公主,她的美丽,她的容姿,在他看来都是那么的让他反感:

     “当然,我出卖了我的族人。”

     “你的意思是,我该死?”卜兰溪大声的说道。

     “当然,难道你不该死吗?”明升认真的反问道。

     卜兰溪看着他的模样,不知为何,有些恼怒,说道:“最好不要让别人听见,否则,我保证,你活不过今晚。”

     明升看着她,淡淡的说道:“我万分感谢。”

     卜兰溪看着这名年轻的人族少年,忽然有些同情对方,说道:“如果你想活下去,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然,我也保不住你的性命。”

     她觉得自己第一次真心的为一个人族着想,可能是因为他今日救了自己一命吧,又或者说,他只不过一个平民百姓,其实他并没有那么重要,或许他连让人知道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她完全没有想过,这句话落在明升的耳中,就更像是——威胁。

     明升沉默片刻,说道:“公主府要我死,我随时都可以死,反正没有几个人见过我,直接把我杀了,埋在花下做肥料,谁也不会知道。”

     卜兰溪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

     “你当然敢,你是荒族的公主,而我,只是普通的人族百姓。”

     最终,两人不欢而散,卜兰溪没有杀他,也许,他认为,自己对她,对荒族,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威胁,只有明升自己知道,或许,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

     这几日在公主府,很清净,没人打扰,没有他想的人来杀他,当然也没有人和他说话。明升觉得,自己该找那位公主殿下谈谈,要么放自己离开,要么把自己关进荒族大狱,总之,自己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当他走出自己的院落,想要见卜兰溪的时候,却听说她病了,而且荒族的巫医都束手无策。

     “这样也好,没死在开封,死在荒都,也许这就是你的宿命吧?”明升喃喃道,但是回过神,又苦笑道:“她真的该死吗?自己真的就这么绝情吗?虽然自己救了她,但是她也救了自己,书圣师父常说,为人当恩怨分明,人族和荒族的恩怨乃是宿命,而自己和他的恩怨呢?罢了,我再救你一命,这样,你我就两清了。”

     想通了这一层,明升心里也不那么阴郁了,缓缓的朝着内院走去。

     “来人止步,这里是公主的闺房,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在后院门口,明升被两个侍卫拦了下来。

     “在下诸葛明,来为公主殿下治病。”明升没有用自己的真名,拱手,淡淡的说道。

     可是,他的话在这两个侍卫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就你这个穷小子,为公主治病,我看你才需要治病,而是还是脑袋上的病。”

     “走走走,要不是看在你是公主带回来的份上,早对你不客气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明升露出一丝苦笑,看来没有地位,做什么事情都是错。正当他准备离开之时,却看见阿朵走了过来,脸色阴沉,明升知道自己前几日厉喝了她,现在见她只会越来越尴尬,只能躲着,于是不等她到身前,转身便走。

     “怎么?有脾气喝人,没脾气见人吗?”明升还没走出一步,便听见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只好回身道:

     “阿朵姑娘,上次是在下鲁莽了,我在这里向你道歉。”明升是个恩怨分明之人,虽说自己不喜欢荒族人,但是也不至于连道歉的度量也没有。

     “哼,我才懒得跟你计较,你在这里来干什么?”

     明升看了看这小丫头,然后叹了口气道:“或许,我能医治你家公主。”

     “什么?你能治病,你能治好我家公主。”阿朵闻言,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是说或许,我没有去看过,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我略懂一些医术。”明升见不得这个表情,便解释道。

     其实阿朵心里也很怀疑明升说的话,这样一个人族小子会治病,她抬头看了看他的神色,见他神色坚定,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心想,反正巫医都没办法,何不让他瞧瞧呢,于是道:

     “你随我来吧。”

     穿过几处楼阁,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终于见到一个人工湖畔有一座两层高的绣楼,缓缓上前,楼中伺候的丫头很少,装饰并没有前院那些楼阁华丽,但是却给人一种清净,典雅的味道。

     走进一间闺阁中,玉床之上躺着一美丽的女子,脸上苍白,昏迷不醒,正是荒族公主卜兰溪。

     床边有几位巫医正在治疗,但是见他们的神情,却是凝重无比,时而低语,时而摇头,最后却是无奈。

     在巫医的身旁,有一十二三岁的少年,见巫医摇头,顿时发怒:

     “废物,帝国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治不好我皇姐,你们都得陪葬。”

     少年的怒火,让巫医们跪着,不敢说话,当他转身看见明升之时,不耐烦的说道:

     “你是何人。”

     还未等明升开口,一旁的阿朵便说道:“九殿下,这位是公主带回来的诸葛公子,他说他能救公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