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大小姐
    放学后宁凡死乞赖脸的跟在陆梦萦身后,得意洋洋。他要表现的‘惹人讨厌’其实某种程度可说是继承原来宁凡衣钵。

     因为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怀疑他,才会对他用同样的眼色去看待。

     而此样做直接致使大小姐陆梦萦的脸色差到极点。如零度的冰。

     青檀中学校门外早停泊了负责接送大小姐的本田雅阁车,宁凡很有自知之明的先坐了进去。

     福伯见陆梦萦脸色难看,还略显关怀的问着:“小姐,您……”

     “福伯,你眼没毛病吧!”

     陆梦萦满是不愿的瞪向早已坐上车的宁凡。

     福伯‘嘿呦’了一声,老脸堆满苦笑:“小姐,看这都是先生的意思,也不能把他赶下来不是?”

     “爹地究竟是想搞什么啊。”愤懑想着,陆梦萦索性连坐车的欲望都没了。见到宁凡就心烦,一个人多清净。在校外就有共享单车,这也是不错的法子。

     “福伯,既然小萦这么不听话,那么咱们先走吧。”宁凡嘿嘿一笑。

     听了这句话的陆梦萦差点没气炸,什么叫自己不听话,这个混蛋宁凡真给他脸了,无赖透顶坐自家车还不说,竟然倒打一耙。

     陆梦萦本想一走了之连福伯面子也不给的,恰在这时看到一个与宁凡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苍蝇,登时就打消再去骑车的念头。

     “福伯!开车!走!”这是来自大小姐的愤怒,门就成了她撒气的工具。

     宁炎只觉一阵香风扑过,门外那个傻子被挡在门外一脸讪讪,好不狼狈。

     而在车内的宁凡就一脸的阳光明媚,他摩挲着下巴,自觉自己的演技还不错,起码能把大小姐气成这样,那些人应该也很好糊弄吧。

     而外头原本还想请陆梦萦上自己车的冯炎亮这眼巴巴看着宁凡跟自己女神一同走了,他就纳闷了,这狗屁宁凡这阵子不是一直租酒店嘛!特么的怎么今天混上乔家车了,乔家人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怎么还带专车接送的了?!

     “宁凡这摊狗屎怎么就没嗝屁呢!”想想他就郁闷,那时看到宁凡躺了,他还高兴的发了一条说说,写的就是:世界再无宁,抱得女神归。

     车上宁凡闭眼假寐,他也没跟陆梦萦插科打诨的兴趣。

     他不是原先那个混蛋少爷,现在的他知道唯有靠自己,表面的一切是为了自己好,同时深知也有始有终,对这些人报以很高的感激。

     “福伯,再开快点!”

     这下宁凡却不明白自己乖乖坐在车上陆梦萦气大个什么劲了。

     原本陆梦萦坐车回家都是坐后面位置的,她不愿坐副驾的原因除了福伯这个又老又没意思的老男人极其没劲,还有在后面也让她更舒服。

     现在宁凡却抢了她的位置,宁凡坐到后排,她总不能与他坐在一起。

     “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还能睡着。”

     宁凡哪是睡了啊,他在努力捕捉着周围空气中可以供自己修炼的资源,可让他遗憾的却是,也就周老师那缕气息让他快活了一下,这儿灵气简直不能再稀薄,好比就像在一汪水塘里找一滴血液。

     这样就让他很心焦了,重新开始不怕,但无力的还是灵气的来源问题。原本宁凡还指望他能用修真界的那一套获得实力。

     这个世界统一的修炼者就是武者,他们是炼身的,修习一门功法后也是汲取天地玄力。

     随着功法的晋升,而后可以修习一些武技,这些看来与挥梦大陆的修行方式一样嘛。

     “可我这个前世渡劫期的修真者真的就要炼武获得力量吗?”

     雅阁车上的宁凡带着自己的疑惑渐渐困顿入梦。

     紫清苑——陆梦萦自己住在青檀郊外的一处高档别墅。

     跳下车来的宁凡看着门口摆着大大小小的包裹,那是陆家为自个准备的东西。“福伯,您准备的可真周到。等本少以后发达了,不会忘记你的。”

     陆梦萦冷着脸一阵撇嘴,不过旋即纳闷,这家伙怎么也会说这种话了,奇怪。

     不过随即宁凡的一句话就让陆梦萦像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对他真可谓是暴怒。只听宁凡大咧咧一副指挥官的姿态说道:“福伯,小萦,麻烦你们帮本少提这些行头搬进来吧。”

     陆梦萦用十分幽怨的目光瞪着福伯,这自家是请了个大仙啊,屁事不做,专门供养,竟然还支使自己给他打下手,他当我陆梦萦是保姆妈妈呢!

     宁凡疑惑的问道:“请问有什么为难的吗?”

     福伯拦住欲要发作的大小姐,脸上陪笑道:“呃,少爷……没……没的,这些让我来,就不用麻烦大小姐了。呵呵。”

     福伯一个劲给额头擦汗,宁凡可真是颗大灾星,有几个胆要要求大小姐做下人才干的事啊。

     要陆梦萦来说,福伯就是做下人做惯了,根本就不用给这厮面子,他算什么玩意,给他个容身地就蹬鼻子上脸。

     “唔,回家的感觉好爽。”这边冲了个凉的宁凡趄在沙发上一副美滋滋的情状。

     可苦了任劳任怨的管家福伯。

     福伯忙活半天给宁凡把用到的东西都放到新备置的卧室,又给他把床铺好,小屋里布置齐全,一阵就累得大汗淋漓。

     福伯擦着额头上水从一楼洗手间出来,大小姐也换了一身清凉装踢着凉鞋从楼上走下。

     宁凡把刚吃的黄瓜把子精准的扔掷到垃圾篮中,也拍拍屁股准备让地方。

     他还要看看陆家给自己准备的新房呢。

     “福伯,辛苦你喽。”跟人福伯道了声谢,宁凡也不准备招惹喜怒无常的大小姐,这娇小姐屁事太多,她看自己也烦得很。晚饭宵夜什么的吃不吃也无所谓,还是把自己锁在房中修炼最实惠。

     宁凡将黄瓜扔到垃圾桶的时候,陆梦萦的眼神是跟着一齐转到的。

     而宁凡自认为很潇洒的扔了个三分投可以很光棍的走离,却不料脸色早已阴晴不定的陆梦萦‘啊’的一声就惊叫了出来。

     “哎呦……”

     这倒把刚出门要下台阶的福伯吓到了,一脚踏空石阶,老腰差险拗断。

     “你不用这么用力吧?”

     “用力?”他竟然说‘用力’,而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美好的东西,加之原本的怒气,现在的羞,陆梦萦想着自己手中出现一把菜刀。

     陆梦萦一只芊芊手指怒气饱满的点着篓里的可怜小黄瓜把,“谁让你吃的!”此时宁凡所见这位淑女的脸已经像蒸熟的龙虾,红利透白。

     “哎,不能吃吗?福伯,你们可别害我啊,这初来乍到的……咱们无冤无仇吧。”宁凡当即就吓坏了,好家伙,自己好不容易来这作一回客,自己就因没把自己当外人,随手吃了根黄瓜,尼玛你就告诉我就要被毒死了,这岂不冤死。

     福伯腰疼的都跟临产的婆娘似的了,“少爷,这东西真不能吃啊。”

     陆梦萦怨恼的盯着福伯,他怎么又冒出来了。“福伯,你不是走了嘛!谁让你回来的!你快走吧,你不是还要去爹地嘛!”

     “还不是你把我吓回来的。”福伯有苦难言呦。这话他也只敢在肚子里跟肠子它们说说,哎呦,那黄瓜应该就是大小姐擦脚心剩下的吧。

     没想到这就被宁凡捡了剩。难道这宁凡在吃的时候就没尝到什么怪味道?这却是福伯他老人家好奇的。

     “莫名其妙的女孩子。”宁凡端着水杯,一本正经的批评起陆梦萦来。“小萦,你没看福伯腰扭了,咱家有膏药没?”

     “好像没……”

     “偌大个陆家,穷的连贴膏药都没有。唉。”

     陆梦萦呆呆的看着这个恶劣的家伙,旋即脑子才有一道清明,就是这个王八蛋,他是我的大仇人!吃黄瓜的帐还没跟他算呢!缓过神来的陆梦萦咬牙切齿十分愤怒的对宁凡叫着:“你这个混蛋!我不认识你!”

     蹬蹬蹬蹬!

     宁凡却有些担心这大小姐会不会把楼梯踩塌呀,她这么愤怒的话,呵呵,应该是来事情了吧。

     “你说让她找个膏药而已,至于吗,对了,小萦那黄瓜究竟能不能吃啊!”

     福伯脸上瑟瑟的看着这俩不消停的主,哎呦,苦日子,苦日子哦。“少爷,真不碍的,休息一天就好了。”

     “对了,福伯,你过来。”

     “露出肚皮。”

     “啊?您是要?”

     “你什么眼神啊,莫问,山人自有妙计。等着谢我吧。”

     福伯半信半疑的望着一脸神秘的宁凡,能给自己摁好这当然最好不过。不过在此之前,虽然知道宁凡并非对自己有别的意思而是想给自己治治腰,但别的不说,试过才知道。

     宁凡却有祖传的推拿偏方,治他的老腰,十拿九稳,小菜一碟。只消一点灵力投入淤脉,熨帖那么一下下,保准好个利利索索。

     这时宁凡的一根大拇指顶在呆愣着的福伯腰眼处,看了眼一脸苍茫的福伯,宁凡很想说一句‘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他对自己有信心,平常人的腰腿疼痛,自己这拿捏神法可是轻易不露,他有所期待一会儿福伯的惊喜之情。

     在宁凡拿住福伯的穴位,缓缓注进微妙灵气之时,却见福伯猛地哆嗦一下。

     “哎呦,呦呼呼……少爷,我不用你了,还是回家热敷下吧。”

     福伯猛地疼了一下,这腰就像让腱子牛给顶了一下似的,差点要了老命,这宁凡是在搞什么名堂福伯是没心情管了,现在只知道宁凡这小子完全害人不浅就行。

     面对悲伤福伯捂着腰痛苦不堪的离开——宁凡一脸诧异,翻覆看着自己的手爪,不对啊,这一下怎么还治不好呢?难道是这儿的灵气不对路?

     “哎!福伯,回来,再一下就好了!这次咱们用银针!”

     福伯一个趔趄,“谢……你啊,这次我真的去接先生了。”